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要闻 > 宋志平受邀在中国企业家领袖年会论坛上对话

集团要闻

宋志平受邀在中国企业家领袖年会论坛上对话

来源:CNBM发布时间:

       2011年12月9日-11日,2011(第十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是“2012:制度进化与市场尊严”。中国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中国医药集团总公司董事长宋志平应邀参加大会开幕式上的主题论坛,就“2012:会重演2008吗”,与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中国有色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罗涛、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院长郑国汉、摩立特集团首席执行官Joseph B.Fuller进行了精彩对话。

  以下为宋志平董事长的对话实录:

       主持人:我们有请宋志平先生,请您用简短明确的答案回答,2012年中国经济宏观预测您是悲观,还是乐观,您给我们一个简短的判断。

       宋志平:我的看法跟马行长比较类似,我比较积极正面看待明年趋势,倒不太同意把明年比喻成2008年,如果说这是一场困难的话,我觉得截止到现在这场困难基本上要过去了。我对明年的看法是,明年的经济会比较温和,平稳,会比今年下半年来临的时候感觉好一些。 

       主持人:对明年宏观经济政策的判断是什么?  

       宋志平:关于宏观经济政策,我希望明年从货币政策层面能够适度宽松。其实今年一年都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但是准备金提高了那么多,使得资金十分紧张。这次看到准备金下调,觉得真是一个好的阶段又来了。像我做建筑材料,主要是为基础建设供应材料,所以也比较敏感,关于对明年的期望,我希望能够宽松一些。经过这一段时间,通货膨胀已经到了一个拐点,所以明年不一定像今年一样把它看成首要问题。我觉得应该把平稳增长、调整结构、防通胀放在一个大的系统中来进行平衡。

       所以,我希望明年我们的基础建设项目还应该按照“十二五”规划做下去,还有减税促进消费也应该切切实实进行,还有出口贸易摩擦很严重,政府应该保护和支持我们的很多出口企业,促进他们积极参与国际竞争,用这样一个综合平衡的思路度过明年一年。 

       主持人:因为您是做建材的,您希望政策宽松一点,高铁最好再干下去,这个建议我们都能理解。但是有一个问题,你看人家马行长刚才讲的比较细,比如他希望货币政策不要太松还是稳健一点,可能阶段性的,结构性这种财政政策,国家的一些结构性的扶助政策能够松一点,你的意思是希望全面放松,货币政策、财政政策、行政政策全面放松,还是紧中有松,还是松中有紧?

       宋志平:总的来讲,比如准备金提高之后,实际上面上都紧了。现在我们搞定向宽松,定向的放松操作起来比较难。整体来讲,对于通货膨胀总体压力的这根弦可以适当放松一点,给资本市场一些宽松环境,这之中有一些中小企业可以给予更大支持。但对中小企业支持,我个人还有一个建议,其实中小企业支持不能只靠银行,全世界中小企业的资金来源是靠给大企业进行外包取得的。也就是说,这也是一个系统,要大企业来支持中小企业。

       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大企业的钱去了哪里?实际上是通过产品服务的外包给了中小企业。看一下日本泡沫经济之后大企业出走,造成日本产业空心化,最难受的是中小企业,因为中小企业跟大企业是关联的。所以,银行可能不愿放很多的钱给中小企业,因为风险太大。银行希望多放给大企业,而大企业的钱去哪里了,实际上去了中小企业,我觉得应该用一个系统来看我们的资金流的关系。

       主持人:您刚才说到大河有水小河满,您这就算一条大河,而且您这个大河所处的位置还特别敏感,因为您一个建材,一个医药都是属于竞争性行业,对于竞争性大国企的问题,今天不谈哲学只谈活法,我们就全然承认大国企进入竞争是应该的,这些行业里面的小家伙,中小企业怎么活,您给指条道,尤其在明年形势可能不是很好的情况下?

       宋志平:我觉得中国大多数行业目前都进入到了过剩和市场饱和的阶段,在这个阶段里,企业如果再延续过去30年高增长的成长方式,实际上是走不通了。

  所以在每一个行业里面,我们都必须探讨新的活法 ,怎么能够活下去。在这个活法里面,不是探讨哪一个企业,而是我们这个群体怎么能活的更好,像钢铁业,像水泥业,汽车业包括医药都是这个问题。

  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探索在减量化情况下企业怎么成长,我觉得有两条路,一条就是联合重组。大家联合重组起来,增加集中度,使得行业健康发展。行业的利益高过企业利益,企业利益孕育在行业利益之中,应该是这样发展。在过去这几年美高梅mgm平台和中国医药在行业里面都联合了很多中小企业。就说今年,两个行业里日子都不好过,但建材还有50%的销售收入增长,100%的利润增长;医药有40%的销售收入增长,20%的利润增长,这都是在一个相对困难的环境下所取得的。

  当然这个增长,我们用一个词叫“包容性的增长”,也就是说,我们是和中小企业融合在一起,在联合重组的公司中,他们也是股东。过去中小企业100%是他自己的,亏损就活不下去,现在进入美高梅mgm平台,或者进入中国医药,他可能还持有30-40%,有利润赚,同时信用体系也建立起来了。所以,大企业、中小企业构成一个企业系统。其实大企业也是从小企业成长起来的,也不是生来就大。我是主张行业的整个系统里,应该追求包容性的增长。

  第二条是存量的优化,用联合重组增加行业集中度,增加企业话语权,然后用技术创新和结构调整提升企业的竞争力,我们的企业可以这样度过这一关。我们的问题并不只是2012年,我们国家在通往工业化过程中会遇到生产过剩和市场饱和这个大问题,这一关我们必须得走。所以,我倒希望大家能共同促进央企、地方国企和中小企业的联合,能够给予更多关注和支持。

       对于央企,邵主任刚才讲央企分为两类,美高梅mgm平台属于第二类充分竞争型行业央企,企业按照市场规则把规模扩大了,但同时在资本市场的融资过程,国有资本的比例逐渐降低,美高梅mgm平台、中国医药,国有资本占有整个集团资本金的量都低过50%。我举个例子,便于大家理解,全球最大建材公司是法国圣戈班,最早是皇家,后来是国家的,再后来上市公众化后,现在国家全部退出了。通过这种成长过程,圣戈班构建了全球竞争力最强,全球建材行业最大的折合人民币5千亿销售收入的一个巨无霸公司。所以,我觉得企业在这个发展过程中,谁多谁少其实可以在市场里面逐渐得到解决。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